澳门赌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32|回复: 0

比尔盖茨与股神巴菲特的慈善故事和367亿美元账单

[复制链接]

353

主题

353

帖子

123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239
发表于 2017-6-27 20:3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巴菲特在自己的夫人苏珊过世之后,决定将原本由夫人负责管理的慈善用款赠予盖茨基金会,也是两人彼此信任的体现。2006年6月,巴菲特宣布将自己资产的85%捐给五个基金会,其中向盖茨基金会捐赠1000万股公司的B股股票。当时,这批股票的价值约合310亿美元 。
以“结果考量”为导向,接受巴菲特馈赠的盖茨认为,基金会对得起这笔“投资”。盖茨在2017年的年信中写道,“自 1990 年至今,我们已经挽救了 1.22 亿儿童的生命”。而盖茨表示,在挽救儿童生命的过程中,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疫苗,因而这也是基金会在全球健康项目上花费最大的一笔开销,“一旦拥有好的疫苗,我们将能够每年拯救数以百万计的生命。所以我们在全球健康上的投入意义巨大。这比投资微软或是的‘回报’更为可观,因为能够提升人类的生存条件。”
为了增加人们对死亡调查的接受程度,盖茨基金会的科研人员采用一种成本很低、创口更小的尸检方式,叫做微创尸检(minimally invasive autopsy)。“我们去询问孩子的父母能否同意进行尸检,以避免未来出现类似的死亡。令人意外的是,父母的接受度比想象中要高。”


盖茨曾多次通过年信或是“盖茨笔记”的渠道,向公众宣传海外援助的益处。他曾在2014年的年信中就指出,对外援助经费总量并不大。即便世界上最慷慨的国家——挪威,其外援支出占政府预算也仅为3%,而美国则不到1%,其中用于全球健康的经费约为110亿美元。“美国对本国农业补贴是这个数字的2倍多,军费支出则是60倍还要多。”盖茨在2014年的年信中提及,“如果有人跟你说,减少外援可以降低政府预算,我希望你能质问他,通过牺牲生命减少政府开支,这真的是最好的选择么?”
“这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个人慈善捐款。我当时也感到震惊,虽然我们是挚友。应该说,我们倍感荣幸。”面对腾讯财经回忆起这段往事时,盖茨表示,“因为巴菲特的捐助,我们得以做更大更多的事情。巴菲特也鼓励我们不要怕风险。”
但如何将有限的医疗资源投放在最紧要的地方,以更好地实现目标,有时仅有资金投入是不够的。由于贫困国家基础医疗数据的缺乏以及当地风俗习惯,医疗人员常常无法判断现有的防治或医疗手段,是否有效。盖茨和夫人梅琳达乐于多次前往一线,了解当地的实际需求。“有很多像巴菲特一样关心穷人的人,但是他们并没有机会跟我们一样亲自去非洲,或是能够见到最顶级的科学家,来了解到底什么是最现实的方案。”盖茨对腾讯财经表示。
文/ 康路 发自西雅图
当被问及如何应对民粹主义兴起等外部环境变化时,盖茨对腾讯财经表示,应让海外援助取得的成果为人所知,“只有这样,选民才不会觉得钱被浪费了,或是捐助没有取得效果。借助数字传媒,把信息传达出去,让纳税人有成就感,我们需要持续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巴菲特在十年前的馈赠,让盖茨基金会的资产翻倍,也改变了基金会的结构。

过去的二十多年,比尔·盖茨一直是全世界最广受尊重的商业偶像之一。他曾参与推动现代史上堪称伟大的科技变革,让高不可攀的计算机技术转变为易于大众使用的工具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成为了世界首富。
在谈及和巴菲特的友谊时,盖茨显露出亲切温和的一面。盖茨曾表示,时至今日,每次去巴菲特的故乡奥马哈拜访,年过87岁的巴菲特仍亲自去机场接机。而在说到对盖茨基金会和慈善事业思考时,盖茨则透露出“数据控”的执着和商业领袖固有的理性和冷静。
做个乐天行动派
在获得巨额馈赠之后,盖茨基金会采用了“双轨制”的方式,将资产管理和慈善项目运营相互独立。2006年10月,比尔与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信托(Bill &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Trust)成立,由专人团队管理信托资产,以保证盖茨夫妇和巴菲特所馈赠的资产,获得稳定收益,以便每年给盖茨基金会的慈善项目运用,持续拨款。而盖茨基金会则专门负责慈善项目的管理和运作。基金会有权向基金会信托索取任何其财产范围内的资产,进行慈善活动。
近年来, 淡出日常运营的盖茨,开辟了新战场,选择将大量时间和金钱以及社会关系资源,投入消弭人类不平等的长期战役中。在2008年的演讲中,他提出世界不仅仅需要“科技创新”,也需要“系统创新”,建立一个“以市场激励因素推动为穷人做更多贡献”的体系。










在2013年的年信中,盖茨就曾经详细阐述要有效地做慈善,需要遵循“结果考量”。“对结果的定期考量是进行下一步策略调整的重要参考。我认为,世界上许多工作之所以失败,就是因为没有采用正确的考量方法,或是对结果进行考量的投入不足。”盖茨在2013年的年信中写道。
在2006年6月公布的捐赠文件中,巴菲特写道,“你们俩(盖茨和梅琳达)为了提高数百万不如我们三个一般幸运的人们的生活质量,付出了非比寻常的智慧、精力,并全身心投入。你们不计肤色、性别、宗教或是地理差异来做这件事。我很荣幸为这项事业,增加更多资源。”
粗略估算,自2008年之后,盖茨基金会每年必须用于慈善的资金大约为40亿。截至2015年底的统计数据显示,基金会的总捐款数额已达367亿美元,其中,在2006—2015年这十年期间,巴菲特捐赠了约173亿美元。
对于盖茨而言,慈善不是“有钱任性”也不仅仅是“乐善好施”,而是可以用商业思维运营的一项新事业。除了组织架构之外,盖茨将商业思维注入慈善事业,还体现在他以“投资回报率”的方式分析慈善成果,并对“数据”有着固有的执着。
比微软回报“更高”的投资
在年信发布之前,《财约你》来到盖茨家乡、也是盖茨基金会总部所在地的美国海滨城市西雅图。和两年前参加博鳌经济论坛时西装革履的盖茨相比,在家乡接受采访的盖茨选择了一身便服,也更为轻松。
2017年2月14日,盖茨和夫人梅琳达以基金会联席主席的身份,发布了一年一度的年信。在今年的年信中,盖茨和夫人梅琳达以“汇报投资收益”的口吻,向巴菲特和公众展示了十年来基金会的成果,以及未来面临的挑战。
巴菲特的310亿美元馈赠
“我感觉很糟糕,因为我们无法获得更多信息,了解造成儿童死亡的原因。”盖茨对腾讯财经表示,“在富裕的国家,我们会对死亡原因做大量的调查。但是在贫困国家,有超过90%的儿童死亡是没有被调查的。因此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染导致了死亡,以及如何预防。我们缺乏这类数据。”
在年信中,一向理性的盖茨难得流露感性的一面,讲述了自己曾获准进入一位新生儿尸检的现场,让人印象深刻。而在采访中,盖茨进一步解释了这次尸检对“如何有效做慈善”的意义。
盖茨和巴菲特在1991年相识于西雅图的一个社交场合。盖茨仍清楚地记得与巴菲特初见的日子。虽然两人年龄相差25岁,一个是科技业巨子,另一个几乎从不用电子邮件,但对世界运行规律同样的好奇,成就了一段超过25年的友谊。
他的理想和计划,获得了传奇投资人、同时也是挚友的的“投资”和支持。2006年,巴菲特宣布将把资产的85%捐给5个基金会,而其中最大的一笔资金,捐给了比尔及梅琳达·盖茨基金会(下文简称盖茨基金会),让盖茨基金会成为当今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。
巴菲特的股权捐赠有三个明确前提条件:其一,比尔·盖茨或者梅琳达·盖茨其中一人仍在世,并仍积极参与基金会的运作。其二,基金会必须将巴菲特的捐赠做慈善之用,使其能够免除赠予税和其他的税收。其三,在3年的适应期之后,自2008年以后,基金会必须花完上一年捐赠股票的价值总额。粗略估算,自2008年之后,基金会每年必须用于慈善的资金大约为40亿美元。
  
盖茨说到激动处,会用手势辅助,而对相关的数据也是信手拈来,“每年仍有近600万儿童在5岁之前夭折。每年有 100 万孩子在出生当日,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我和梅琳达希望在我们的有生之年,可以消除这些导致孩子夭折的疾病,包括疟疾、结核病、艾滋病等。这是我们工作的重心。”
“我们基金会最大的目标,是力求极端贫困人口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,让世界各地的孩子,不论他们生在何处,都有公平的机会生存,并获得足够的营养来实现生理和智力上的潜能。我们离这个目标达成,还有距离。”
在不久前在纽约的活动上,盖茨在谈及对特朗普政府的期许时,也流露出他的担忧,“这届政府仍太新,我们还无从得知他们的优先事项。而每一次有新的领导人上任,我们都需要重新说明援外项目的好处。”盖茨特别提到,希望特朗普政府会继续保留对于疟疾和艾滋病救济援助,这两个项目都是从布什时期开始援助,而在奥巴马政府时得以保留,“如果我们减少项目支出,将会影响这些项目的进展。代价将是数百万人的生命。”
面对逆境,无论是在年信中,还是采访中,盖茨都反复强调,人们应该对未来应持有更“乐观”的态度,“年信中,我们也提到,只有不到1%的人能够准确地答出,过去25年贫困状况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事实是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半多。很多人都觉得极端贫困在恶化,而非改善。这很糟糕。我们需要让大家了解好消息,并且探讨我们如何可以做得更多。”盖茨认为,乐观是一种策略性的资产。乐观并只是相信事情会变好的信念,而是坚信可以通过行动让事情变好,“这在我们一次次面临失望结果时,尤其重要。”
在采访中,盖茨透露,近期最有可能通过努力实现根除的疾病,是骨髓灰质炎,也就是小儿麻痹症。“(如果可以根除),就像人类曾经消除天花一样。对于这一疾病的进一步社会投入,就会被省下来。”世界首富盖茨在谈及可以为未来“省钱”时,难掩自豪。



巴菲特目前和盖茨夫妇一起担任基金会理事,协助基金会确立目标,制定策略。当被问到除了年信之外,盖茨平时如何和巴菲特交流基金会的发展时,盖茨表示,“我跟巴菲特已经是挚友很多年了,他以前就给我的基金会提出过建议,对我们做的事也很支持。”他补充道,“经常见面。” 盖茨曾透露,自己的办公室只有两条快速拨通热线,一条是自己家,一条是巴菲特。而至今,每次盖茨去巴菲特的故乡奥马哈拜访,巴菲特仍亲自去机场接机。
在谈到过去十多年做慈善有何心得时,盖茨坦言,要建立一个多方合作的机制,不仅有盖茨基金会的参与,还要让政府、私营企业以及其他组织都参与进来。但外部环境的变化,并不总如人所愿。外界预计,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上台,将削减美国固有的海外援助项目,包括对贫困国家生殖健康和艾滋病预防和治疗领域的资金投入。而这也恰是盖茨基金会看重的领域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澳门赌场网址  

GMT+8, 2017-12-14 17:54 , Processed in 1.62951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